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单位概况|工作动态|通知公告|纪检新闻|宣传教育|法规制度|警钟长鸣|专题活动|监督监察|廉政文化|资料下载|信访举报|学校首页
关于严格规范领导干部操办... 01-17
关于开展“廉政文化建设创... 06-04
更多>> 
请输入要搜索信息的内容!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道义南大街37号
邮编:110136
电话:024-89723973\89723708
Email:shjwjcc@163.com

 
警示案例
一名党员干部的堕落轨迹——赌桌上,他输掉人生
2016-03-16 15:38  

赌博是万恶之源,虽然有人调侃“小赌怡情,大赌乱性”,然而不少案件显示,赌博并非如此“可控”,一旦上瘾,屡屡酿成悲剧。对于领导干部来说,沉迷赌博,危害的不仅是自己和家人,也有损干部队伍形象,甚至危及国家和集体利益。

前段时间,温州市中级法院判决一起非法集资案,震动当地。温州市滨江新区建设管理办公室市政征收管理处党支部原书记蒋公开,以高额利息为诱饵,向多人非法集资7000多万元。蒋公开在案发时尚有5000多万元无法归还,被法院以集资诈骗罪一审判处无期徒刑。

作为一名正科级干部,蒋公开为何要如此收敛钱财?这些钱又用到哪去了?在一个个谜团被揭开时,一条网络赌博导致的不归路,也渐渐显示出来,给人们敲响了警钟。

穷途末路,无奈送外卖

时间回到2013年5月。福建石狮祥芝镇一家粥店的厨房内,员工们和往常一样忙碌着。

突然,厨房内进来几个陌生人,其中一人大喊一声:“蒋公开!”听到喊声,一名蓄满胡子的男子停下手中的活,如同条件反射一般,并拢双腿,大声答道:“到!”

短暂的沉寂后,这名男子突然意识到什么,变得一脸沮丧,被这些陌生人团团围住。这名男子就是蒋公开,2012年12月从温州潜逃,东躲西藏近半年,最终被温州赶来的警察抓获。

在这家粥店里,蒋公开的名字叫“林峰”,职业是“见习厨师”。原本不会烧菜做饭的他,为了能赚每个月1800元的工资,不仅卖力送外卖,还开始学做厨师,菜已烧得不错。

走到这一步,蒋公开可谓穷途末路。

他也曾经辉煌过:2000年,蒋公开从部队转业,工作一直很顺利,案发前是温州市滨江新区建设管理办公室市政征收管理处党支部书记,属于事业编制,正科级,当时主要负责温州市区广化桥路安置工程建设项目。因为工作表现不错,2012年3月,蒋公开还被评为温州市级劳动模范,一度令亲友骄傲。

在人们眼中,蒋公开有稳定的工作,还有一定级别,家庭生活也算幸福美满。然而,让人们疑惑的是,2012年12月24日,他突然神秘地失踪了。当天晚上,他曾打电话给市政征收管理处负责人,说父亲病重要回瑞安老家,之后便失去联系,连他的家人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直到蒋公开落网后,人们才知道他的行踪。2012年12月24日,他回到家中看望妻儿,还用力地抱了抱儿子,什么也没说,带上一万元现金,出逃到当年当兵时比较熟悉的福建省石狮市,这是他早就选定的落脚点。去年2月,在花完身边的钱财后,他应聘到一家包住包吃的粥店送外卖。

在警察找上门来前,他已经习惯了这种逃亡生活。为了多赚些钱,他不断向粥店厨师学艺,想从外卖工“转型”为厨师。

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最终还是现出原形。

迷恋赌博,走上不归路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蒋公开放弃事业和生活,不顾一切地走上逃亡路?在温州中院庭审现场,他说出了原因:网络赌球。

据公诉机关指控,蒋公开虚构房地产投资或拆迁工程等名目,以高额利息为诱饵,向多人非法集资7894万余元。集资所得除部分归还集资款本息外,主要用于网络赌博。

刚开始参与网络赌博时,蒋公开只是“小搞搞”,但赢钱的诱惑,让他逐渐沉溺其中。由于输多赢少,他的资金窟窿越来越大,开始动起歪脑筋。

2010年6月,蒋公开开始向亲朋好友骗钱,起初骗的次数不多:2010年4笔,2011年两笔。然而到2012年,他开始疯狂圈钱,高达38笔。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就在这一年,他被评为温州市劳动模范。

至案发,蒋公开已诈骗43人,他们中除了拆迁户,还有他的表弟、表妹、小姨子、老战友等人,诈骗金额少则10多万元,多则2000多万元。在出逃前一个多月,还向宁波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分行贷款30万元。甚至在出逃那天,他还哄骗下属苏某为他提供担保,骗取鹿城农村商业银行的贷款30万元。

对于自己赌博输掉多少钱,蒋公开在庭审中说,自己也不知道。

“心里害怕、着急,但又很迷茫、麻木。”赌球不断输钱,又害怕别人逼债,蒋公开称他曾经想过自杀,但一想到未成年的儿子以及老人和妻子,又放弃了。“出事后我才明白,自由、平安、家人才是最重要的”。

蒋公开在庭审中称,他从事拆迁工作10多年,一直兢兢业业,脚踏实地,一时鬼迷心窍迷上网络赌球,不仅坑了借钱给他的人,还害了自己的家庭。“我心里很难过,对不起关心我的亲戚和朋友。”从审判庭门口走向被告人席时,蒋公开的眼神一直望向旁听席上的亲属。

“赌球让我输掉了美好人生。”在最后陈述中,蒋公开说,在看守所一年多的日子里,他想了很多,觉得自己的人生不该如此。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

黄粱美梦,终究一场空

不可否认,蒋公开的干部身份,为他集资诈骗提供了便利。他在庭上称,向别人借钱时,只要以工程名义,或者承诺高利息,别人就会借钱给他。

在此案受害者中,有不少拆迁户。温州市民叶某就是其中一个,他家房子被拆了,钱也被骗了。

作为市政征收管理处党支部书记,蒋公开主要负责市区广化桥路安置房工程,手中握有一定权力,可以决定谁先拿到安置房。2012年12月,叶某找到蒋公开,说了自家的困难:家里有70多岁老母,一直在外租房子不是办法,希望早点拿到房子。

蒋公开满口答应。但他提出一个要求:很多安置户等着拿安置款,可上级部门的钱没放下来,能否借点钱给他应急。如果能借钱,就可以早点帮叶某安排房子。蒋公开还允诺,两个月后就可归还。

2012年12月4日,叶某打了70万元到蒋公开指定的账户,蒋公开给他写了一张私人欠条。但20天后,蒋公开就逃跑了。

此外,蒋公开还利用单位公章进行诈骗。受害者之一王某告诉记者,她共被蒋公开骗走2100余万元,至今有900多万元未归还。她借钱给蒋公开时,蒋公开还在协议书“担保”一栏中,盖了单位公章。王某因此深信不疑,但她万没想到的是,蒋公开竟然私用公章。

至案发时,蒋公开尚有5571.72万元无法归还。其中有些借款,“担保”一栏盖了“市政征收管理处”字样的印章。

2012年12月25日,网上出现一则“寻找蒋公开”的微博:“蒋公开……于2012年12月24日晚从家中出走,至今未回,家中老人妻子儿子十分着急,望大家相互转发,急求帮助。”

第二天,债主们拿着借条来到蒋公开的单位,人们这才知道,原来在金灿灿的外表下,蒋公开干着如此龌龊的勾当。之后,多名债权人在网上发布各类寻人帖,甚至有人声称“挖地三尺把人找出来”。蒋公开的真实面目,这才被人们熟知。

关闭窗口
 
 
 

信息网络中心  版权所有